枣强县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陈某诉郭某买卖合同案

2014-11-04 18:27:12 来源: 本站

 

  一、案件基本信息
1、        判决书字号
二审判决书:(2012)衡民二终字第234号民事判决书
2、        案由:买卖合同
3、        当事人
上诉人(一审被告):郭某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陈某
二、基本案情
2010年初被告郭某多次到原告处购买钢材,截止到2010年3月13日合计款项139355.7元。2010年4月9日郭某为原告出具欠条一张,注明欠款为139355.7元,同时约定一个月内还清,逾期不还,每天加收千分之三的利息,从2010年3月13日起算,直至还清之日。2010年4月14日郭某还款54000元,尚欠85355.7元。后原告追要余款时,被告说是为公司买的钢材拿来一张转帐支票,出票人甲公司、票面金额85355.7元,因原告拖欠第三人源丰中心货款,所以支票收款人为源丰中心。到银行兑现时发现支票是空头支票,货款未能清偿。被告是实际购货人员,他无法提供公司的授权委托书,也没有得到追认,所以应当由被告承担还款义务。原告提交证据1、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字号北京永胜旺达商贸中心,业主陈某。主要证明一原告陈某具备诉讼主体资格;二证明2010年12月29日源丰中心证明中提到的北京永胜旺达商贸中心与原告是同一主体;证据2、甲公司出具的转账支票一张,时间2010年3月29日,收款人源丰中心,票面金额85355.7元,主要证明郭某曾试用该支票向原告付款;证据3、郭某署名的欠条一张,时间2010年4月9日,主要内容有今欠北京永胜旺达商贸中心139355.7元,一个月内还清,逾期自2010年3月13日起每天加收3‰的利息;2010年4月14日郭某还款54000元。
被告不同意还款,称其是甲公司的员工,是为公司买的钢材,但后来公司不认可了,也没有证据证明其是公司员工。原告曾在2010年就同一事实在阜城法院起诉,将甲公司作为被告之一,后因故撤诉。本案中原、被告均不是适格主体,也不申请追加甲公司为被告。原告在阜城法院起诉时认可了郭某是代表甲公司并将公司作为被告之一。被告提交复印件三份:证据1、原告曾在阜城县法院起诉时的起诉书;证据2、有陈光裕、郭某签名的欠条一张;证据3、源丰中心的证明一份。
原告对被告的证据认为:对证据1起诉书中事实与理由部分有异议,原因在于郭某是否是职务行为只是原告当时的一种推定,这种推定是受被告的误导所致,它不属原告自认。证据2欠条是复印件,对其真实性无法确认。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该证据并不能证明出票单位甲公司认可该笔欠款。因为支票系空头支票,没有实际履行,支票来由既有可能是甲公司认可该笔债务,也有可能是公司与郭某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等,具有不确定性。
三、案件焦点
原告要求被告偿还货款85355.7元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及要求赔偿经济损失的数额依据。
四、法院裁判要旨
枣强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郭某出具欠条以及2010年4月14日偿还部分货款两次都是个人签名,尤其是原告在发现支票为空头支票没有付款功能时,有理由怀疑被告购买钢材的行为是否是职务行为,原告依据欠条这一直接、原始、书面证据起诉被告个人,合法合理,郭某作为本案被告适格。被告辩称是为甲公司购买钢材事实理由不足:首先,证明履行职务行为的证明责任在被告一方,但被告既没有提交相关证据,也不申请追加当事人,被告应承担其举证不能的后果;其次,被告称原告曾在起诉书认可是公司债务,正因原告债权没能得到实现,原告在本案中诉讼请求才作了变更;第三,被告证据3不能证明甲公司认可本案欠款,源丰中心也无权设定原告与甲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综上,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货款之请求应予支持。庭审中原告自动要求逾期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予以准许。
枣强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第二百零七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被告郭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给付原告陈某货款85355.7元及利息(利息自2010年3月13日起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